pc加拿大

pcjianada > lishiwenhua

菊 潭 酬 唱

pc加拿大門戶網站  theleapingfrog.com   2020-10-10 11:48:03   來源: 加拿大pc預測政府網站

20201009_165223_039

  yi

  你無限榮光地在唐宋大咖詩人的華章中密集聚焦,把你的名字——原本只是一個潭名的“菊潭”,孕育成耀眼的金色光環。兩千年前的歷史煙云中,內鄉一直響著酈縣的聲韻,你的出現使酈縣戛然而止,菊潭縣閃著光芒橫空出世,把一個多彩的“菊潭古治”映照得分外嬌嬈。

  “南陽酈縣北八里有菊水,其源旁悉芳菊,水極甘馨,飲食澡浴,悉用。此菊莖短花大,食之甘美,異于余菊,廣收其實,種之京師,遂處處傳植之。”范曄陶醉地微笑著,在《后漢書·荊州記》詳盡記述。

  “南陽酈縣山中有甘谷水,谷水所以甘者,谷上左右皆生甘菊,菊花墮其中,歷世彌久,故水味未變。其臨此谷中居民,皆不穿井,悉食甘谷水,食者無不老壽,高者百四五十歲,下者不失八九十,無夭年人,得此菊力也。”東晉葛洪輕捻胡須,在《抱樸子·內篇》道破天機。

  “湍水出酈縣北,菊水注之,水出西北石澗山芳菊溪,亦言出析谷,蓋溪澗之異名也。源旁悉生菊草,潭澗滋液,極成甘美。云此谷之水土,餐挹長年。”北魏酈道元把酒撫琴,在《水經注?湍水》娓娓道來。

  多么偉大的三位古代的史學家、醫學家、地理學家。他們超脫般的透著仙風道骨,把菊潭描畫得活色生香、璀璨奪目、盛名遠揚。

20201009_165223_040

  二

  怎能不是活色生香呢?

  因為,你引來了“詩仙”李白。

  開元十三年(725年),25歲的李白出蜀,“人生得意須盡歡,莫使金樽空對月;天生我材必有用,千金散盡還復來。”高唱著“與君歌一曲,請君為我傾耳聽”,“仗劍去國,辭親遠游”,開始漫游全國,實現理想抱負。“渡遠荊門外,來從楚國游”、“山隨平野盡,江入大荒流”、“月下飛天鏡,云生結海樓”、“仍憐故鄉水,萬里送行舟”,一路暢行,江海云天,充滿浪漫色彩,更顯思鄉情深。

  開元十三年(732年),李白游至南陽,結識“酒中八仙”崔宗之。李白善撫琴,宗之贈古琴,時常伴臨菊潭、采菊茗茶、詩酒唱和、撫琴放歌。此后李白的《憶崔郎中宗之游南陽》: “昔在南陽城,唯餐獨山蕨;憶與崔宗之,白水弄素月。時過菊潭上,縱酒無休歇;泛此黃金花,頹然清歌發......”卻使內鄉菊潭熠熠生輝,像一輪明月映出菊潭金菊碧水的千載風韻。

  李白生活在盛唐時期,性格豪邁奔放,熱愛祖國山河,游蹤遍及南北各地,寫出大量贊美名山大川的壯麗詩篇。他的詩歌雄奇飄逸、想象豐富、意境奇妙、語言輕快,富于浪漫主義藝術特征。賀知章稱其“謫仙人”,杜甫贊為“筆落驚風雨,詩成泣鬼神。”

20201009_165223_041

20201009_165223_042

  “詩仙”仰之,你還引來了“詩王”白居易。

  白居易是唐代偉大的現實主義詩人,自幼聰穎過人,讀書十分刻苦,讀得口都生出瘡、手都磨出繭,年紀輕輕頭發全白了。其詩題材廣泛、形式多樣、語言平易通俗,代表詩作有《長恨歌》《賣炭翁》《琵琶行》等。“在天愿做比翼鳥,在地愿為連理枝;天長地久有時盡,此恨綿綿無絕期”、“賣炭翁,伐薪燒炭南山中;滿面塵灰煙火色,兩鬢蒼蒼十指黑”、“大弦嘈嘈如急雨,小弦切切如私語;嘈嘈切切錯雜彈,大珠小珠落玉盤”等詩句膾炙人口。

  白居易曾官至翰林學士、左贊善大夫。819年忠州刺史到任,820年召回西安任尚書司門員外郎;829年春在洛陽履道里為太子賓客分司,830年冬任河南尹,晚年大多于洛陽履道里度過。這期間,何時到過菊潭無有考證,但他為菊潭永遠留下了詩詞《內鄉村路作》: “日下風高野客涼,緩驅疋馬暗思鄉,渭村秋物應如此,棗赤梨黃稻穗香。”

  白居易的詩歌以其對通俗性、寫實性的突出強調和全力表現,在中國詩史上占有重要地位。他提出: “文章合為時而著,歌詩合為事而作。”“為君、為臣、為民、為物、為事而作,不為文而作也。”這些對詩歌的主張,全部目的只有一個,那就是補察時政。因此,白居易關愛民生、體察民情。825年在杭州刺史任內,見杭州有六口古井年久失修,便主持疏浚六井,解決飲水問題。又見西湖淤塞、農田干旱,就修堤蓄積湖水,以利灌溉,舒緩旱災造成的危害。并作《錢塘湖石記》,將治理湖水的政策、方式與注意事項,刻石置于湖邊,供人知曉,對后來杭州的治理湖水有很大的影響。

20201009_165223_043

20201009_165223_044

  三

  怎能不是璀璨奪目呢?

  因為,你引來了“山水田園代表詩人”孟浩然。

  孟浩然出生襄陽,性愛山水,旅程中偏愛水行,“為多山水樂,頻作泛舟行。”25歲到35歲間漫游長江流域,廣交朋友。他是盛唐山水田園詩派第一人,善于發掘自然和生活之美。《春曉》《過故人莊》《宿建德江》等篇中的詩句“春眠不覺曉,處處聞啼鳥;夜來風雨聲,花落知多少”、“故人具雞黍,邀我至田家;綠樹村邊合,青山郭外斜”、“移舟泊煙渚,日暮客愁新;野曠天低樹,江清月近人”,即景會心、自然渾成,而意境清迥、韻致流溢。

  開元十四年(726年)陽春三月,孟浩然途徑武昌相遇李白,“詩仙”為之作詩送行,寫出“故人西辭黃鶴樓,煙花三月下揚州;孤帆遠影碧空盡,惟見長江天際流”的友愛華章。開元十六年(728年),在京城長安與一批詩人賦詩作會。他以“微云淡河漢,疏雨滴梧桐”詩句令滿座傾倒,一時詩名遠播,當時的丞相張九齡和杰出詩人王維等與其交為摯友。開元十七年(729年)離開長安,輾轉襄陽、洛陽,就是這一次的放歸,成就了菊潭和詩人的邂逅,留下佳作《尋菊花潭主人不遇》: “行至菊花潭,林西日已斜;主人登高去,雞犬空在家。”

  孟浩然一生傾力寫作山水詩,但在他這里已不再是山水原形的描摹,而是采用了表現手法,將山水形象的刻畫與自己的思想感情、性情氣質的展現合二為一,使山水詩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,提升到一種“興象玲瓏”的新境界。

20201009_165223_045

  致敬偉大詩人,你還引來了“詩奴”賈島。

  賈島寫詩注重詞句錘煉,精于雕琢、刻意求工,喜描荒涼、枯寂之境,因“二句三年得,一吟雙淚流”亦被稱為“苦吟詩人”,而“推敲”的典故就是由其詩句而來。據說他成日沉湎于雕詞琢句之中,有一天竟然沖撞了京尹兆韓愈的車隊,被左右拿下,帶至韓愈面前。原來他當時正在潛心琢磨“鳥宿池邊樹,僧敲(推)月下門”,是用“推”好,還是用“敲”好,拿不定注意。韓愈見怪不怪,停下來想了半天方說: “敲字佳。”從此交上了賈島這個布衣朋友。其實,這兩個字都是可以用的,只不過用“敲”就具有一種聲音的美,更能襯托出夜深人靜時的意境。

  元和六年(811年)春,賈島至長安,始謁韓愈,以詩深得賞識。也于此時與菊潭結緣,寫下為菊潭增彩的詩作《石門陂留辭從叔譽》: “幽鳥飛不遠,此行千里間;寒沖波水霧,醉下菊花山。有恥長為客,無成又入關;何時林澗柳,吾黨共來攀。”

  賈島以“推敲”出名,在謀篇構思上同樣煞費苦心,《尋隱者不遇》就是一個例證。“松下問童子,言師采藥去;只在此山中,云深不知處。”在這首詩中,明明三番問答至少需六句方能表達,他采取了以答句包含問句的手法,精簡為二十字,這種“推敲”就不在一字一句間了。從表面看,這首詩似乎不著一色、白描無華,其實它的造型自然、色彩鮮明、濃淡相宜。郁郁青松、悠悠白云,這青與白,這松與云,形象與色調恰和云山深處的隱者身份相符。而且未見隱者先見其畫,青翠挺立中隱含無限生機;而后卻見茫茫白云,深邃杏靄,捉摸無從,令人起秋水伊人無處可尋的浮想。也正是賈島的刻苦努力,使之在眾星閃爍的唐代詩壇贏得一席之地,并且留下許多佳作。《憶江上吳處士》: “閩國揚帆去,蟾蜍虧復圓。秋風吹渭水,落葉滿長安。此夜聚會夕,當時雷雨寒。蘭橈殊未返,消息海云端。”全詩骨氣開張,詩情宛轉。特別是“秋風吹渭水,落葉滿長安”一聯,對仗自然,妙語天成,灝氣流注,意境蒼涼,形象飽滿地傳達出詩人憶念朋友的一片深情,不愧是傳誦千古的名句。《寄韓潮州愈》: “此心曾與木蘭舟,直至天南潮水頭。隔嶺篇章來華岳,出關書信過瀧流。峰懸驛路殘云斷,海浸城根老樹秋。一夕瘴煙風卷盡,月明初上浪西樓。”寫盡對韓愈的思念,并烘托出韓愈的光明磊落。境界宏闊,音節高朗,情韻悠長,足見賈島于平淡處見雋永的筆力。

20201009_165223_046

  四

  怎能不是盛名遠揚呢?

  因為,自唐而宋700年間,你引來無數文人雅士登臨內鄉菊潭,吟詠酬唱,留下了許多華美的詩章。

  盛唐的菊潭閃光耀金,大宋的菊潭照樣璀璨絢爛。

  “先天下之憂而憂,后天下之樂而樂”、“居廟堂之高則憂其民,處江湖之遠則憂其君”等警句格言,使北宋杰出思想家、政治家、文學家范仲淹的《岳陽樓記》,成為傳世名篇。而他在《獻百花洲圖上陳州晏相公》寫下的“萬竹排霜杖,千荷卷翠旗。菊分潭上近,梅比漢南遲”,又使菊潭大放光彩。

  “唐宋八大家”之一、北宋文學家蘇轍以散文著稱,兄長蘇軾稱其散文“汪洋澹泊,有一唱三嘆之聲,而其秀杰之氣終不可沒”。他在《五月園夫獻白菊》詩贊菊潭: “南陽白菊有奇功,潭上居人多老翁;葉似皤蒿莖似棘,末宜放入酒杯中。”

  北宋著名政治家、史學家、文學家司馬光主持編纂的《資治通鑒》,是中國最大的一部編年體通史。他的詩作《菊潭》: “瑣瑣南陽菊,秋潭歲自開;孤根擁紅葉,落蕊媚蒼苔。正以參苓藥,因之植紫臺;愿兼金掌露,同人柏梁材。”生動描繪了菊潭風韻和菊花嬌容。

  冬去春來,蟬蛻蝶化,朝起暮落,花好月圓。錢起吟著“交枝花色異,帶石云根淺”,踏尋菊潭;陳師道詠著“菊潭之水甘且潔,潭上秋花照山白”,走近菊潭;謝枋得誦著“清香不獨占秋天,菊潭一滴三千歲”,造訪菊潭;楊萬里唱著“渴飲南陽菊潭水,饑啄藍天栗玉芝”,寄情菊潭......北宋到南宋的詩篇在菊潭的清波里蕩漾,在菊潭的幽香里遠揚,在菊潭的秋色里幻化出一個淌金疊彩的風光。

  青山依舊在,幾度夕陽紅。你是滄桑的內鄉菊潭,你是芬芳的內鄉菊潭,你是榮光的內鄉菊潭,伴著歲月時光的映照,伴著詩詞大咖的風流,伴著閱之不盡的詩情,展現出連綿不絕、氣象萬千的歷史神韻。

  大美內鄉,菊潭作證!

pc加拿大  (jianadapcyucewenguanglvju wangguoqing)

zerenbianji: gnlx63

分享: